|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 统计信息 > 统计分析

破解”猪周期”阴霾 理性应对产业风险 --对固原生猪产业发展的现状分析

索引号 640400065/2021-00002 文号 生成日期 2021-01-21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发布机构 国家统计局固原调查队 责任部门


近两年,受“非洲猪瘟”、环保治理和新冠疫情的叠加影响,生猪市场供应紧缺,“二师兄”身份不断上涨,并持续高位运行。对此,中央已经陆续出台完善种猪场、支持实施生猪良种补贴、投放储备肉等政策,对猪肉市场进行了调控。固原市政府也通过“贷款贴息、能繁母猪保险”政策组合拳,增强养殖业主发展信心,加快推进生猪养殖场建设,增加生猪存栏。但是当前影响生猪价格变化的因素很多,加之饲养周期较长,国内生猪总体供应不足,猪肉价格回落的基点还不明确,春节消费旺季即将来临,猪肉调控压力依然严峻。

一、“猪周期”变化走势

猪肉价格上涨刺激农民养殖积极性,扩栏增量供过于求致使肉价下跌,肉价下跌挫伤了农民积极性造成供给短缺,又使得肉价上涨,周而复始,这就形成了所谓的“猪周期”。猪周期是一种经济现象,是“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的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化怪圈。上一轮猪周期从2015年6月份开始,2017年5月份出现拐点并持续下行,猪肉最低价为20元/公斤,最高价为33元/公斤,高低落差为1.65倍;新一轮猪周期从2018年6月份开始缓慢增长,2019年3月份进入持续快速上涨阶段,2019年11月中旬猪肉达到64元/公斤的历史最高价位。本轮猪周期猪肉最低价为20元/公斤,最高价为64元/公斤,高低落差为3.2倍,其中月度平均价格超过上一轮猪周期最高价33元/公斤的月份已达18个月。根据以往猪周期运行规律看,猪肉价格上涨后高位运行一般不超过20个月,高低落差价格在1.5倍左右,然后进入下行通道。但这一轮猪周期的高点运行已达22个月,目前还未出现下行拐点,继续上涨的势头仍然明显,此轮“猪周期”的显著特点是高价位时间跨度长、价格涨幅高,均超过历史“猪周期”走势常规,开创猪肉价格新纪元。(见图1)

图1 2015-2020年猪肉月度平均价格走势(元/公斤)

二、本轮猪肉价格上涨的因素分析

“物以稀为贵”。物价上涨都是供需矛盾造成的,此轮猪肉价格上涨也不例外,主要是生猪产能严重不足所致。

一是养殖效益下降致使弃养现象发生。2016年生猪价格高企,生猪养殖业迎来了黄金期,专业养殖户和散养户大幅增加,致使后期生猪供应过剩,造成价格回落,养殖利润缩水。虽然养殖户通过加大出栏,不断淘汰老龄母猪减少存量,但在惯性作用下,生猪市场供应仍显充裕,价格持续走低。据固原畜禽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固原生猪饲养量为33.4万头,比2017年和2018年分别增长12.5%和6.1%。特别是2018年上半年,生猪出栏价格跌至9元/公斤,养猪效益严重亏损,养殖信心再次受到重创,养殖户感觉养殖风险太大,不可控因素居多,弃养的情绪更为强烈,于是部分养殖户果断出击,继续淘汰能繁母猪,加大出栏力度,导致2019年猪源锐减,存栏下降,供应不足引起价格上涨。其中2018年固原生猪期末存栏13.8万头,出栏17.6万头,存栏呈走低态势,而出栏同比增长7.5%。

二是非洲猪瘟疫情影响饲养量减少。2018年下半年,非洲猪瘟在我国多地蔓延、爆发,大量生猪被扑杀,能繁母猪和仔猪随之大幅减少,造成产能下降,生猪存栏减少。同时,由于疫情的冲击,给养殖户心理造成恐慌,养殖信心不足,出栏加大,补栏萎缩,生猪市场供需失衡,导致后期猪源紧俏,价格上涨。

三是生猪养殖标准不高影响产能下降。受传统养殖模式的限制,各地生猪的专业化养殖程度较低,大多以散养和中小养殖户为主,养殖排污不达标的问题较为突出,各地先后出台了禁养、限养等整改措施,部分不符合规定的养殖场(户)被拆除、关停,影响生猪产能大幅下滑,生猪数量进一步减少,市场供应明显偏紧,形成“以缺逼涨”的态势,推动价格上涨。

四是养殖成本增加助推猪肉价格持续高位。2018年下半年,固原玉米1.8元/公斤,生猪出栏价为10.8元/公斤,猪粮比为6:1,养殖效益处于不赔不赚的局面;进入2019年生猪价格呈快速增长态势,同时各地不断出台扩大生猪产能的鼓励政策,畜产品养殖数量快速增加,对饲料的需求量也大幅增加,玉米价格开始攀升;2020年,全球受新冠疫情的冲击,各国都出现粮食保护政策,减少粮食的出口数量,同时中国生猪产能持续恢复,饲料供应量减少,供需矛盾推动价格快速上涨.截止2021年1月10日,固原玉米已突破3000元/吨、豆粕4300元/吨、麸皮2630元/吨、混合饲料5500元/吨,比2018年同期分别上涨66.7%、34.4%、50.3%和22.2%;其次2020年20公斤左右的仔猪平均价格高达2000元/头,母猪高达6000元/头,比2018年的800元/头和3000元/头增长1.5倍和1倍,养殖成本大幅增加助推生猪价格持续高位运行。

五是生猪产能恢复常态还需时日。这轮猪周期高点持续时间长的主要原因是产能大幅下滑所致,多种因素造成全国能繁母猪数量锐减,对后续产能恢复造成较大影响。国内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生猪产能已恢复至正常年份的90%;同时固原畜禽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固原能繁母猪饲养量2.3万头,比2018年增长76.9%。生猪期末存栏17.9万头,比2019年增长12.2%,比2018年增长29.7%。从表面的数据增长幅度和数量看生猪产能的确恢复常态,但是从饲养母猪到产仔育肥猪需18个月时间,大多养殖户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饲养母猪,生猪期末存栏也从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呈现增长态势,育肥猪大量出栏上市的时间在2021年3、4月份,目前生猪市场还处于紧缺状态;加之国内外冷冻产品问题频发,同时临近春节,居民对新鲜猪肉的需求量增加,这种供求关系的不平衡,将会影响猪肉价格高位运行。

三、理性看待猪肉价格持续高位运行

猪肉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很大程度上提升了生猪养殖场户的养殖积极性,补栏意愿强烈。同时,国家及各级地方政府有关政策的相继出台为生猪产业发展提供了保障,增强了生猪养殖户进一步扩大养殖规模的信心,“政策+市场”双重利好推动生猪养殖户养殖积极性恢复。但是,当前猪肉价格处于“猪周期”中的“峰点”,为生猪复养提供了契机,是恢复性上涨和成本推进上涨叠加在一起的结果,基本符合市场规律。“肉贵伤民、肉贱伤农”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无法走出的“怪圈”,同时猪肉价格已经到达高位,随着生猪产能的有序恢复,猪肉价格逐渐会走向平稳平衡。因此,还需理性看待当前生猪市场向好势头,注意防范后期市场风险,不盲目扩大产能,不压栏惜售,不再屡屡走向“伤农和伤民”的两个极端。

四、持续推进生猪稳产稳价的对策建议

近两年,生猪养殖市场短期活跃,前期产业发展不足的问题比较突出,随着价格回落,产能过剩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为了保障市场供应、促进养殖户和养殖企业可持续发展,减轻居民消费负担,应着力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一)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完善生态养殖模式。一是要强化环保宣传完善生态养殖政策体系,引领生猪养殖户牢固树立生态养殖理念,将环保生产理念贯穿于养殖过程;二是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完善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措施和政策,全面推广应用生态养殖技术、种养循环技术的基础上,增加畜禽粪污的综合利用率和科学利用效果;三是对实施圈棚改造,粪污资源化处理的养殖户给予一定的补贴奖励,实现一手抓产业经济,一手抓环境整治,走循环经济的农业发展模式。

(二)建立预警信息平台,引导农户适时存出栏。近几年,畜产品价格市场变化较快,影响价格的因素越来越复杂,中小型养殖户受地域、文化水平等限制,信息闭塞,获取市场信息不够及时准确,难以摸清规律,具有明显的从众心理,这就导致收益高时集中补栏,收益低时集中淘汰存栏,加剧了价格的波动幅度,增加养殖风险。应强化市场监测和价格走势分析预警,及时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等发布准确、权威的市场信息及交易动态,科学评估生猪市场行情,引导养殖户合理调整养殖规模,规避市场风险,保障生猪行业稳定发展。

(三)强化政策落实,保障生猪良性发展。近年来,固原针对牛、羊的养殖和保险补贴较多,但是有关生猪方面的鼓励政策较少。一是应加大政策扶持覆盖面,实施生猪圈棚补贴、能繁母猪和生猪政策性保险,降低养殖风险;二是应增加金融保险支持额度,简化贷款手续,对符合条件的生猪养殖户给予相应贷款贴息支持,及时兑付贴息资金,帮助养殖户增加信心,加速恢复产能,提高养殖积极性;三是由于排污设施不达标,固原生猪屠宰厂已关闭两年多,本地养殖户只能在临近的中宁县屠宰,往返路程500多公里,这些成本无形中助推了猪肉价格上涨。应加快技术改造,尽快恢复本地屠宰厂生产能力,减少中间环节成本带来的价格上涨。

(四)加强畜牧疫情防控,健全生猪产业链。此轮生猪供应短缺主要是各地购买种猪、能繁母猪和育肥猪时带来的疫病传播,教训深远。为此,一要前移防疫工作重心,加大防疫一线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强化养殖、屠宰、加工等环节从业者的主体责任,靠实属地管理责任和部门监管责任,将疫病消灭在源头环节,减少活猪流通环节中的疫病传播及交叉感染;二是健全生猪产业链,大力扶持建设冷藏冷链贮运设施齐全的现代化生猪屠宰企业及加工企业,支持冷鲜肉品流通和配送体系,推动物流配送及“运猪”向“运肉”转变,促进繁育、屠宰、加工、销售一体化融合发展。

附件下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